北京顺义屠宰厂内酿血案,死者家属向屠宰厂索赔!

顺义一屠宰场发生一起个体户持刀杀人案。凶.

顺义一屠宰场发生一起个体户持刀杀人案。凶手王因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缓,但对死者的赔偿问题尚未结束。 今天(4月9日),死者邓先生的家属起诉案件发生地屠宰场,并在顺义法院开庭审理。 在审判过程中,双方就屠宰场是否应该控制刀具以及是否有义务确保安全进行了辩论。 2017年7月14日,在顺义区某屠宰场,被告人王与被害人邓先生均为猪肉批发个体户,但在批发猪肉现场,二人在抢三头猪时发生争执。 当日14时许,经双方劝说互殴后,王从现场拿刀,用刀刺伤被害人躯干。邓先生当场死亡。 去年,该案在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并宣判。王因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但由于王无力赔偿,邓先生的妻子和两个儿子撤回了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中对王的诉讼。 随后,案件发生的屠宰场被送上法庭。 三原告认为屠宰场未对刀具进行严格管理,且因管理疏忽,未能发现并阻止王持刀杀害邓先生,屠宰场也应承担一定责任,故起诉要求赔偿30%及47万余元。 在审判过程中,屠宰场表示不同意原告的主张。 代理人认为,受害者死亡的唯一直接原因是两人之间的个人恩怨。邓先生被害后,屠宰场积极履行救助义务,不存在主观过错。 其次,屠宰场是从事生产经营的企业,不是公开的公共场所,而是特定的批发商户群体,没有义务保证猪肉批发商的安全。 此外,屠宰场认为,虽然杀人刀属于被告,但被告是专门从事生猪屠宰的企业。作为主要生产工具,被告办公室有多把刀。 意味着被告的刀具有专门的存放区,是必不可少的工具。它们是为批发户准备的,以防止自带刀具造成猪肉交叉感染。 被告认为杀人拿刀发生在瞬间,屠宰场方无法预测或阻止。 庭审中,双方详细审查了王被杀的细节,并就被告是否应负责将刀从抽屉里拿到另一边、案发前喝酒、被允许挑选猪肉等问题进行了辩论。 最终原告代理人追加王为本案被告并提交申请,案件将择日继续开庭。